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更多
广告

过年民俗系列:请春事酒

2012-01-21 23:53:05 作者:远音尘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
却原来,春事酒是熟悉大家的捷径,淳朴仁厚的乡里人,
敞开怀抱,将一个外地的新媳妇,搂了个结结实实。

 

  正月里,每家每户都请春事酒的,被请的对象,通常是新嫁来的新娘,或是今年快做新娘的大姑娘,还有平日里欠着一份人情的,左邻右舍,少不得作陪的,一般一桌两桌不等,饭菜较平时奢华夸张,俗称“六大碗。”
  最爱赶这份热闹。为的是正和爷爷家的酒盅。村里的称呼实在雷人,正和爷爷和父亲一样的年纪,辈份足足长了一级,平日里两个男人推杯置盏的,这会儿,我得严格地叫他爷爷。正和爷爷和我父亲同在运输队上,走南闯北的,稀奇古怪的家什,没有少置。他家一种酒杯,甚奇。各家请客,酒杯必定出场。乍看,没什么区别,不过是个小小高脚,通体瓷白。待得酒入杯中,便不同了。竟是一个个曼妙的古代美女,纤腰罗裙,云鬓斜堕。我不喝酒,却醉在杯中,每有请客,一定前往,只为看一眼杯中美女。
  吃的东西却不放在心上。虽是平时少有的吃食,然我原本挑得厉害,那般油腻的大鱼大肉,更是让我望而生畏。有道菜,叫洋糖趴蹄子,其实是一小段猪蹄膀,烧得烂熟,撒上白糖,我一看就差晕过去了,大家却爱得很,你一筷我一筷,很快见底。唯一惦记着的,是那个虾片。大蒜烫百页,上撒些许花生米,然后盖上大片大片的虾片。

  虾片其实薄如蝉翼,竟也是透明的。往油里一放,便迅速膨大起来。入嘴,又脆又酥。那是儿时美味的极至了。桂芳大妈是厨师,村里所有的酒席,都是桂花大妈包办的。大妈记得我的爱好,每有虾片,便会深藏起来,及至见我,便诱我喊妈妈。大妈自己一生,并没生育,抱养一个儿子,见到我们这些乖巧的小女儿,总流露眼馋之意。并不肯让大妈失望,每次都脆着声,朗声唤着:大妈妈!那个大字,轻到几乎无。大妈在这个时间,一定变得耳聋眼花,必是只听到妈妈两个字,就乐得嘴都合不拢,虾片举得高高,任我跳起又落下,落下又跳起。远观的母亲哈哈大笑,并不点破我的叛变。正月的风,还有些凛冽,却因这温情的一幕,格外暖和起来。 

[作者:远音尘]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侧边栏——资讯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社区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生活 内容页侧边栏_商业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大丰之声提意见
关于大丰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江苏众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37843号
©201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