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更多
广告

过年民俗系列:年澡

2012-01-21 23:54:58 作者:远音尘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
 

  儿时,没有浴室,洗澡成了难题。过年,却是必须。
  想不起来,那是个什么所在。母亲用自行车,把我们带到大队。一排低矮的玻璃房,里面长满了浮萍绿草。实在无法记清当时的情形,只知道全然陌生的环境,让我和姐变成了两个小疯子,母亲怎么呵斥,也停不下我们的打闹,及至母亲把我们洗净打发出来,说不出的轻松,让我们越发撒野起来。待母亲匆匆洗完出来找我们时,我们早疯得无影无踪。母亲算不得柔情的一个人,可是我们的丢失却成了她极大的惶恐,只差把附近掀地三尺了,我们才在一个大叔的护送下,回到她身边。
  第二年,母亲说什么也不敢,再带我们外出洗澡。便在家。父亲还没回家。母亲在灶房里,燃起大堆的火,烧得许多沸水,把早已准备好的大缸,放得大半水,然后便把我们拎进缸里。一贯粗枝大叶的母亲,要不是我们嗓门足够大,只怕她从灶膛前赶来时,我们就被沸水泡熟了。母亲听我们的怪叫声,慌得赶来,一把又把我们拎在地上,额的娘呀,那可是寒冬腊月,数九隆冬,赤脚在地的两个人儿,哆嗦成一团。母亲手忙脚乱地调好水温,我们重新被她扔进缸里,这下舒服了。两人又开始在缸里打斗,母亲一边呵止,一边替我们擦洗,火堆呛出浓烟,我们大声咳咳着,抢用母亲的海欧洗发水。茶色玻璃瓶,很小,却极香。母亲在乡村,算是潮人,护肤用的百雀羚,护发用的梳头油,都被我们偷用过。洗净的我们,很快被母亲捞出,好一阵哆嗦战栗,我和姐姐难能可贵地团结一致起来,相互帮忙迅速穿好衣服,叭哒叭哒又四处找乐了。

  再后来,父亲的一顶浴帐,竟成了乡间洗浴史上革新性的大事。
 

[作者:远音尘]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侧边栏——资讯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社区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生活 内容页侧边栏_商业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大丰之声提意见
关于大丰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江苏众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37843号
©201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