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更多
广告

拾棉花的母亲

2009-10-18 16:29:46 作者:刘炜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棉花的白比雪花的白更让母亲欣喜

秋雨,棉价坐着滑滑梯跌出的泪水

在母亲裂着口子的手指上

钻心的痛。弯腰拾起梦中的云朵

这些白花花的银子,要多少汗水才能焐暖

夜色的棉絮里,藏着母亲轻声的叹息

霜水流淌,在母亲拾棉花的指尖

又被西北风吹干。我读着龟裂的河床

岁月的水流,突然有了一丝呜咽

父亲总是沉默,坐在一把没上过漆的木椅上

拨着算盘,吞云吐雾间

减去一算盘珠子种子,一算盘珠子化肥和农药

剩下的才是母亲一年的心血

到现在为止,还在棉枝上白白地开着

冰冻三尺,我盖在身上的棉被

愈来愈暖,暖得难以入眠

母亲在洁白的棉花地里

弯着腰,刚拾完前面的棉花

身后的棉花又开了,因而直到天亮

我也没能看见母亲两手托腰

为了喘口气,才勉强仰起的脸

[作者:刘炜]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侧边栏——资讯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社区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生活 内容页侧边栏_商业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大丰之声提意见
关于大丰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江苏众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37843号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