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更多
广告

城市是森林

2006-01-27 00:00:00 作者:邹进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父亲从乡下骑车十几公里,来到了我居住的县城。
    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农民在地里收割庄稼,城里人则在钢筋水泥的缝隙中收割黄金。人们把这个季节叫做“黄金周”,而不是“土豆周”或者“萝卜周”,所以这个季节更像是城里人的季节。
    当然,父亲与黄金无关。这座城市住着十几万人,但是只有一个人和他有关系,那就是我,他的儿子。
    父亲特地来看望我,使我很感动,也很愧疚。说真的,我几乎没想过要回乡下去看他。在这个属于候鸟的节日里,我像一只倦鸟,翅膀软绵绵的,怎么也扑腾不起来。我最大的想法就是吃饱了睡,睡足了再吃。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会生锈的,不只是钢铁。鸟儿的翅膀也会生锈,人的思想也会生锈的。父亲的到来,改变了我的计划,就是由一个人吃饭睡觉,变成两个人吃饭睡觉。
    事实上,我从来没有料到,父亲与儿子的生活,竟然可以如此简单。除了吃饭睡觉,我们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可做,说的话也不多。我说:“我们吃饭吧。”父亲说:“好的。”我说:“我们睡觉吧。”父亲说:“好的。”两人无话可说,有两种情况:一是他们很熟悉;一是他们很陌生。我们属于第二种。父亲和我之间的距离,已无法计算。
    父亲显然是老了。白发日渐增多,皱纹更加深刻。记得小时候他追在屁股后面打我,我总是恶狠狠地边跑边喊:“你给我记着,等你老了就知道错了!”现在,父亲真的老了。世界上真正的镰刀,其实只有一把,那就是时间。父亲收割了地里的庄稼,时间收割了父亲的青春。而我,却没有胜利的感觉。如果父亲不把我送进城里读书,或许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起码,我可以和他谈谈地里的收成,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相对无语。
    “黄金周”里的第三天,父亲终于决定回乡下了。当天晚上,他咳嗽得厉害。我悄悄给他加了一层被子。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给他盖被子。被子盖在他身上,暖和的人却是我。我忽然开始有了一种做儿子的感觉。
    我坚决要送父亲回去,父亲执意不肯。妥协的结果是,我陪他走到街头。我说:“走好啊。”父亲说:“好的。”我说:“有空再来吧。”父亲说:“好的。”看着他单薄瘦弱的身影渐去渐远,一丝失落的滋味,悄然爬上我心头。父亲不属于这座日益繁华的城市,他的一生,全都寄托在乡下那片贫瘠的土地上,他的儿子,却不得不继续在钢筋水泥的缝隙中,孤身穿行。我莫名其妙地想起了一句广告词:城市是森林,而我是森林里的一匹狼。
    狼会忘记自己的父亲吗?

[作者:邹进]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侧边栏——资讯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社区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生活 内容页侧边栏_商业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大丰之声提意见
关于大丰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江苏众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37843号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