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更多
广告

梦中的母校——南阳中学

2018-09-30 16:48:34 作者:周亚峰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核心提示:母校是学子的根校友的魂,老校友们魂萦梦牵的,永远是那个浸润着半个多世纪人文情怀的南阳中学,那里有我们师长和同学的身影,那里有我们的芳华和理想。唉,母校不在了,让我们在梦中寻找她吧。

\

  那时的南阳中学教师队伍,没有“近亲繁殖”,大多是上海南京来支教的客藉教师,也有从北大南大毕业分配过来的,有的是师范院校撤销后划过来的,有的是受运动牵连从上边发配下来的,就连那个成天扫场地浇花圃的刘裕,也是家住南京城的老牌大学生,真是藏龙卧虎呢。

  要问当年南中师资力量有多强,数年后“金子发光”可见一斑。老校长重新出山,成为县政协副主席。年轻教师魏翠萍,破格提拔为分管文教的副县长。老学究王同书去了省社科院,当上文史研究员。受运动影响的施恒祥老师,担任县广电局局长。美术老师王荫华,成了著名漫画家。杨德成、王树森、王益民、孙学观、包庆源等当时的普遍教师,都成了县城重点学校的领导人。

  老实说,虽然我的老师们都是八方英才,但我在学校里算不上优秀学生。那年月盛行读书无用论,我是实用主义者,只注重语文和政治,认定将来走上社会这两门功课有用处,而听数理化课,我多半只是欣赏老师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多年后,不少同学见到我,印象也仅仅是“经常在学校黑板报上看到你的作文”,貌似成绩好,其实是严重偏科,成绩很一般。

  我中学毕业时还没有考大学一说,全凭贫下中农推荐上大学。外婆家成分高,我怕劳动,表现好不了,自知推荐无望,便托人在邻乡供销社找了一份工作。那是物资匮乏的年代,猪肉、糯米、食糖、香烟、白酒等全凭计划供应,我的岗位正好可以走后门,教过我的老师,都把我当成能人,节假日常结伴骑自行车到邻乡找我,有的写手令让子女来找我,我总是想尽办法满足他们的要求。如此,我便成了老师们眼中的好学生,每次回母校像进了娘家庄,到处有人请我吃饭。

  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那时我已在社会上混迹了三年,学到的文化一大半还给了老师,故与继续深造擦肩而过。幸亏我的中学老师都非等闲之辈,我多少也学到了一点皮毛,以致后来凭鼓捣破文章的功夫走进县市主管部门,接着凭学到的分析问题处理问题能力,赢得领导好感,被授了一顶小帽,也就这么滥竽充数地混了几十年。因此,我对母校、对老师,始终是有感情的。

  南阳中学弃址异地重建了,据说高楼大厦挺时尚。我是没兴趣去观赏的。母校是学子的根校友的魂,老校友们魂萦梦牵的,永远是那个浸润着半个多世纪人文情怀的南阳中学,那里有我们师长和同学的身影,那里有我们的芳华和理想。唉,母校不在了,让我们在梦中寻找她吧。

[作者:周亚峰]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侧边栏——资讯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社区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生活 内容页侧边栏_商业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大丰之声提意见
关于大丰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江苏众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37843号
©201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