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更多
广告

最后的牵手

2006-04-24 00:00:00 作者:远音尘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姥姥七十六姥爷七十三岁时,双双被查出得了癌症。姥姥得的是胃癌。什么也不能吃了,吃一口呕一口。姥爷得的是口腔癌,脸部肿得不成人形,每天只能进些流质,成天捧着个镜子。姥姥看着姥爷,一脸幸福:“老天垂怜我们,让我走的时候能带上你。”姥爷是个教书的,一辈子的任务就是教孩子,读书。在家里总是捧一本书,两只厚厚的酒瓶底戴在眼上,看人总匆匆一瞥,然后又到了书上。姥姥便张罗一家老小的吃穿住行。
    家里乱套了,妈妈、舅舅们在商量,家里一下子出了两个病人该怎么办?姥姥朝他们手一挥,“你们别瞎张罗了,谁还能没个生老病死?我和你爸哪儿也不去,就在家里,让我们安静地度过最后的时光。这比什么治疗都好。”
    姥姥翻出家里的库存布料。“老头子,你一生一世都穿着我做的衣服,这最后一趟远门,你还穿我做的,好吗?”“孩子他妈,你说啥都中,我这一辈子就一件事做得最得意。”“什么事?”姥姥中气明显不足了,有点吃力。姥爷坚定地说:“娶了你呀!”姥姥居然红了脸。“啐,这土快到脖子上了,还说这些。”姥爷呵呵笑:“这不是还没到脖子吗?!”姥姥照例地白姥爷一眼。姥爷小姥姥三岁,这一生就甘当姥姥的宝宝。我都亲耳听过姥爷撒娇。姥姥年轻时有好多的农田要操作,姥爷是个秀才,从来不会帮上一把。姥爷就搬上一张凳子,坐姥姥身旁,讲好多好多的故事给姥姥听。姥姥的活干得更欢了。
    姥姥翻出箱底的布料,“老头,你看,这还是你那年去北京旅游买给我的,拿出来做件衬衣。这块大红绸缎,可是你去青岛时带回来的,把他裁一下,做两件披风,我们一人一件。”“这是我六十生日时你买的,唉,这么花俏,怎么穿得出去哟!这回可派上用声了!”一大箱的东西!可都是姥爷出去时带给姥姥的。这些都是爱的见证。姥姥已经不怎么能进食了,可姥姥依然用手缝着他俩的寿衣。姥爷搬张小凳,坐在姥姥下方,递递东西。把线拿得好远好远,吃力地穿着。其实根本穿不上去了,可他坚持,他为姥姥穿了一辈子呀。姥姥总说我们:“你们连穿针都没你姥爷穿得好。”
    两位老人病情时好时坏。姥姥疼得受不了时,就放下寿衣。疼得松一点了,就继续。姥姥在姥爷身上比划,是不是合身。“老头子,这最后一趟我要把你装扮得体体面面。来世,我们就凭这衣服相认了。”姥爷一个劲地点头,姥爷拿起修脚刀,对姥姥说“孩子他妈,我帮你把脚修修吧,只怕以后会下不了床了。”姥姥五个脚趾头有四个被折弯。脚面因弯曲而拱得高高的。脚后跟因为脚尖不能着地而磨出厚厚地老茧。这老茧须得在水中泡很长时间,用修脚刀将它铲去。然后扒开每个脚趾头,用矾塞进脚丫,最后用洗净的裹脚布一道一道地缠起来。几十年了,姥爷一直为姥姥洗着脚,捧在手上,不疾不缓。这一次,姥爷明显力不从心了。修修停停,姥姥也虚弱地靠在椅上。我看着他们,泪水纷飞。
    姥姥终于没能做完他俩的寿衣。姥姥瘦得不成人形,原本高大健壮的她成了瘦小的一团,蜷缩在床上。姥爷情况稍好一点,姥爷还能吃些罐头,只是头肿得一个有两个大,脸上堆满了可怕的瘤。姥爷对着舅舅们大发雷霆,“把你们妈妈送去治啊!你们这帮没良心的东西!”舅舅们忙不迭地联系车子。可姥爷又摆手,“算了,我舍不得让你妈再去折腾。”姥爷坐在姥姥前面落泪。姥姥开始打杜冷丁了。姥爷还能走动,他坐在姥姥床前一坐就是个把小时。姥姥有时会睁开眼看看姥爷,有时昏睡一天。姥爷看姥姥干裂的双唇,不停地用小勺轻轻舀些水,沾湿她的唇,姥姥总睁开眼,用眼神谢谢他。
    那天早晨,姥姥居然醒了。“小弟,”姥姥居然红了脸。姥爷忙抓起她的手贴在脸上,这是他们年轻时的昵称,姥姥已经好多年不叫了。“你今天真好看。”姥姥笑着看姥爷,姥爷孩子似地摸摸头皮。姥姥突然有口痰堵着,气伸不上来,姥爷发觉不对劲,喊来大家,姥姥却咽气了。姥爷坐那,一动也不动,“不是说好了等我的吗?”姥爷在姥姥去世的那天像被抽去了所有的原气,一下子倒下了。姥爷在姥姥去世后一周后也飘然追逐而去。
    生命是美丽的,爱情是美好的,姥姥、姥爷的一生,更让我看到了美丽的死亡,美丽的牵手……

[作者:远音尘]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侧边栏——资讯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社区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生活 内容页侧边栏_商业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大丰之声提意见
关于大丰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江苏众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37843号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