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更多
广告

芦苇的童年

2011-12-19 16:10:00 作者:陈德兰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
 

  我常常在看到芦苇摇曳时,审视着我的爱情,可我看到的,是那一浪又一浪的绿色里,藏不住的青涩童年。

  冬天的早晨,我光脚穿在布鞋里,一阵阵凉气穿透薄薄的鞋底,浸泡在冷水里一般生疼。我来来回回地蹦跳着,等着太阳升起来。终于有一道窄窄的光柱穿过门檐,照在我身上,脚似乎也暖和了一点。门前霜花里的大蒜,绿得苍白而委琐。母亲扛着钉耙从田埂小路上走来,我一路迎了过去,老远就大声地嚷着:“妈妈,我的脚冷死了。”在田里忙了一早的母亲,没好气地说:“冷,我怎么不冷,做点事就不冷了。”那年,六岁的我,想要得到母亲呵护的心,受了伤。从此,不再跟母亲说冷、说疼。

  回到家的母亲,一连喝了三碗山芋糁子粥,滚烫的糁粥让母亲鼻尖上微微有了汗意。她放下碗,朝我看了看,说,你不是冷吗?快点吃,吃完了,跟我去拾草。母亲的话就是军令,我放下碗,等着母亲重新扛起钉耙,我乖乖地跟在母亲身后,一声不吭。

  河沟边,母亲翻着田,被翻上的芦苇根,我一一拾起,丢在路上,由太阳晒,晒干后,母亲再挑回家烧锅。这时,如果能翻上几根银白的芦苇根,母亲脸上会流露出些许笑意,用她那难得一见的温柔说:“二小,你把这白色的根放在嘴里嚼嚼,甜呢!”我真的就把那白色的根放在衣角上擦了几擦,放在嘴里使劲地嚼着。果然,舌头生出甜津。我的双脚,并没有在劳动下变得暖起来,脚似乎是越来越冷了。薄薄的鞋底上沾满了湿湿的泥土,寒气顺着脚底游遍全身。母亲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不远处,小河连结处的中间,有几根芦花在寒风中摇曳,显得楚楚可怜。母亲把芦花摘了下来,把芦花塞进我的布鞋,用手抹均匀。等我再穿上鞋子时,一股暖流,流遍全身。我不知芦花是不是真有那么神奇,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让我在寒冷的冬天,体会到春一般的暖意。

[作者:陈德兰]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侧边栏——资讯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社区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生活 内容页侧边栏_商业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大丰之声提意见
关于大丰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江苏众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37843号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