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生命是场博弈 过程就是奖赏

2013-10-16 来源:远音尘博客 评论 0

  \

  表叔是小姑奶奶抱来的儿子。比父亲大一岁。父亲走南闯北颇有几分飞檐走壁。表叔木讷老实,腿有些跛,过得不算如意。我们陆续长大,飞离了父母身边。母亲又是个特别操劳的人物,父亲一日孤身坐在门堂心,一张方杌,一杯酒,一碗红烧肉,很敷衍,很将就,很对付。表叔过来一看,感叹不已:我们一家人,坐在桌上欢天喜地。

  父亲乐了。表叔腿残,娶得表婶算不得顶神气的,生下两儿,大儿错过了婚娶的年龄,找了个外地媳妇,二儿子智障,一直没找对象,表叔的一句欢天喜地逗乐了父亲,父亲告诉我们:我一家要是像他,我就哭下来了。

  虽然命运待表叔不厚,表叔却格外乐观。遇到姐姐,就会问,你还认识我吗?姐姐连连接招:认得认得。乡俗里最挨打的不是其它,最是眼高于顶忘恩负义认不得家人的。然后遇到我,便是给他家大儿小冬做媳妇。小时候会追着又打又踢,稍长,会内敛很多,只笑不答。却没想到,和表叔的相遇,会是这样的方式。

  那天,急诊室来了个病人,又呕又吐,身上满是泥浆污浊不堪。姐姐一吓,是表叔!表叔在田里干活,突发脑溢血,倒在泥塘里,邻居通知大儿送来抢救的。

  先是头颅开第一刀,出了刀房,情况很不好,急着又推进去第二次手术。晚上才回到监护室。围站在一边,我和姐姐相互看了一眼,表叔先还是狂躁地乱挥手,后陷入深深地昏迷。姐姐说:会是我们送表叔最后一程,这是天意?

  那样的夜,风狂雨骤,我们不敢合眼,姐姐配合着护士,推着表叔楼上楼下检查。医生护士马灯似地穿梭,我叫醒表叔家大儿小冬,医生找小冬谈话,表叔不过是到天亮的事了。

  默然。泪下。表叔和我们接触算不得多。活得卑微却努力。虽然人人都可以对他拿得起放得下,他却乐观得很。六口的大家,靠他撑着。每天还会兴兴头头地跑去看望他89岁的老母。父亲搬家了,他一路摸过去,说老母过九十,百老归天,都得通知我父亲的。这些,他都操办不了了。远远望着表叔,世上最无奈的事,便是看着可亲的人,渐行渐远却回天无力。

链接:远音尘文集

[作者:远音尘]
阅读:0
[作者:远音尘]

热门评论

发评论

发评论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侧边栏——资讯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社区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生活 内容页侧边栏_商业
不良信息举报 主编信箱 给大丰之声提意见
江苏众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37843号
©2010-202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