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微信红包 抢来的快乐

2015-10-10 来源:远音尘博客 评论 0

\
网络图片

  一群中年男女,够慢热,孩子们红包都玩腻了。我们才开始会玩。

  一桌子吃到尾声了,手机捧出来了。开始抢红包。在地主婆家(同学外号)。大伏天,地主婆家楼下没有空调,可怜的地主和地主婆忙里忙外,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忙了满满两桌菜,外加煮玉米这些土特产。

  许弟弟比我们所有人都小,小出两岁来,人人唤他弟弟。弟弟拿着个相机鞍前马后随叫随到。吃饭的时候,赖在一个假假(姐姐)旁边打死不动身。命令弟弟挪身,弟弟可怜死了:“三十年了,才逮着一次机会,就让我坐在假假身边嘛。”

  弟弟不惊,假假吓得立马撤退。强按下假假:“大方点,别人就不取笑你了。”惊出自己一身汗,要是弟弟强要赖在我的身边,我能坐得下来吗?

  那是假设。开始发红包了。弟弟够骚包,发心动女孩专享。他点红包时,某假假就跟他同一张板凳,当然红包一发出,某假假就抢到了。其它人哄堂大笑:“看看,还说不坐这里呢,专享红包都拿去了。”某假假逮着烫手的山芋,扔不得接不得。

  行长原本内向,同学三年没有说到三句话。弟弟勇敢发出专享红包,怂恿行长也来个,好让我们发现哪个是行长的心动女孩。其它人撇嘴:“行长当年心动过?”“当然!行长当年跟弟弟最近!”我在叫。果真的。行长老爸校长,弟弟老妈在图书馆,这两个男生形影不离。那行长是不是应该发心动男生专享?

  茜长得婀娜,说话却如蹦豆子,长期的老板娘做派,让她柔情不来。正好到这一桌来协调某事,行长逮着说话,人人一个手机,都不说话,纷纷拍照,行长背影颀长,和茜絮絮私语,这边抚掌直乐:行长心动女孩莫非是老板娘?

  最可怜的是我。手机没带,本来想着要联系的都呆在桌子上,手机根本不必拿,哪曾料,如此重戏在后头?

  这回轮到老板娘请客。照例地,饭桌尾声,又开始抢起红包了。某假假没来,许弟弟胡乱坐着。红包此起彼伏,热闹得歌也不肯去唱的,弟弟突然跳了起来:“今天一个都不许发红包!”室内狂笑,弟弟中途接了个长电话,手机没电了。

  这次轮到我开心了。今天我带手机了。轮到弟弟着急。抢我家丁丁和猫的红包,很过瘾。每次都值得期待。最恨小明哥了。通常一分两分有得发呢。别人发红包,一片欢呼。小明哥一发,骂声一片。小明哥有事先回省城,不妨碍坐家里抢红包。律师事情多抽不开身,这会儿空多了。家里网速快呀,那两个哥哥眼明手快左掠右夺,还常捞个手气最佳。弟弟有些不靠谱,某假假不在,移情别恋,钻在车子里充上电了,不声不响地发了个云假假专享。云假假正打酒官司呢,被小明哥抢了。小明哥其它人的专享抢了是不还的,还给云假假他愿意一还再还。小明哥吐出云假假专享,律师局长们看得狠呢,不声不气一抢了之,继而一言不发不言不语,其它人挨次声讨:交出专享!专享不许抢!抢了专享罚双!

  一群四十男女群情激愤半老脸庞艳霞满天。红包金额:两元。

  链接:远音尘文集

[作者:远音尘]
阅读:0
[作者:远音尘]

热门评论

发评论

发评论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侧边栏——资讯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社区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生活 内容页侧边栏_商业
不良信息举报 主编信箱 给大丰之声提意见
江苏众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37843号
©2010-202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