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更多
广告

一根沾着盐的绳牵我回故土

2018-02-02 08:56:25 作者:仇文倩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
  小时候住的二厂宿舍。

  从小是一根“笼头”绳牵着我,让我在家人的呵护下成长,成年后又有一根绳在牵着我,我在这头,故乡在那头。
  生于斯
  1991年腊月的一天,外面在闹地震,我也在这个时候在我妈的肚子里闹着“地震”。据说那时候乡下到处都是临时搭建的防震棚,医生怕我夜里出生,劝我妈打一针把我推迟到第二天出来,说是为了能让母亲夜里睡个好觉养足精神。但被我爸妈果断拒绝:何时出生是她的权利,我们无权干预!
  在妈肚中父母没干涉我的权利,长大后他们一样尊重我的选择。
  据母亲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生活水平不怎么高,上学是件奢侈的事情,为了给两个舅舅上学,妈妈读完初中就去了国营淮南二厂上班,爸爸则是家族中唯一一个读完高中的,毕业后就去了学校做老师。大丰的西河口是航运公司的地皮,几代在水上漂泊的家人们在离船后最终有了立足之处,我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家都住在西河口,小时候隐约的印象就记得他们曾经都是在水上行船为生的,父母带我去过几次船上,对我来说是件可有趣可开心的事情了,船上有个小楼梯下去,里面就是间小屋,有床,有家具,在我眼里那是个很神奇的世界,可以把房子放在船里,多好玩啊。
  水上人家子女多,行船的时候为了安全起见,习惯给孩子套上“笼头”,怕孩子掉水里。我刚学会走路那会,虽然没有在船上,外公外婆还是习惯性地把以前给妈妈、舅舅小时候套过的“笼头”套在了我的身上。通常是在他们做事的时候把我的“笼头”绳扣在桌脚上,等爸爸一下班我就会吵着:“爸爸,解!”这时候外婆便会笑道:到放风的时间了。长大后脑中常残留些被扣的片段记忆,感觉自己绕了一圈又一圈越走越近了,每天就研究着怎么往远处走。
  童年,我是在“笼头”绳上晃悠悠地长大的,绳子的那头是长辈的亲情与呵护。

[作者:仇文倩]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侧边栏——资讯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社区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生活 内容页侧边栏_商业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大丰之声提意见
关于大丰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江苏众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37843号
©201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