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更多
广告

发生在运河边的故事

2006-02-10 00:00:00 作者:高弦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古运河边近几天常有一个女人过来。这儿景色不错,当初女人和男友——也就是现在孩子他爸,常到这里幽会。而现在那种浪漫的情调再也没有了,女人抱着孩子,满面愁容。她叫蕙,是公路那边恒济饭店刘林的妻子。对丈夫,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厌恶过。一个小时前她找过他,他叼着烟,眯着眼,跟几个男人钻在包厢里赌钱,大白天饭店门也不开。见她来了,刘林连眼皮都懒得抬,只顾推摸面前的麻将。
  蕙本来不想过来找丈夫,倘在喝奶的孩子挺缠人的。但她实在没办法了,今天房东又来催房租,说三天后再不交,就赶她们母女走。也难怪,说好了月月交的房租已经拖到第四个月了。而现在别说交房租,蕙连给孩子买奶粉的钱都没有了,丈夫刘林半个月来没回家一次。难道三天之后母女俩就露宿街头么?
  房东限定的三天一晃就过去了,蕙仍一筹莫展。她绝望地抱起孩子再次来到古运河边。往日的温馨已成遥远的回忆,自己的幸福看来只有到这汩汩的运河水里追寻了,但愿女儿能有美好的未来。她把襁褓放在石凳上,揣进去一封信,并在女儿项脖上挂上精致的长命锁,然后转身奔向河边。“哇”,孩子哭了,她愣住了,泪水再次涌出,哽咽道:“妈实在没法子呀!”此时天色倘未大亮,路上行人正少。她想,不能再犹豫了,便奋力跨那高高的栏杆,突然身后有一只手牢牢地抓住了她。蕙回头一看,是一位风风火火的大姐。
  大姐抱起孩子:“这么俊的娃,你怎啥得丢下呢?”
  “你看那信……”蕙坐在石凳上抽泣起来。
  “信我不看,今儿油条我也不卖了。你听大姐一回,到我家去吧。”
  在大姐家蕙哭哭啼啼地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她是在打工的饭店里认识刘林的,那时他是饭店的厨师。在这江南小城里,他俩都是外地人,身在异乡的那份孤寂拢住了两颗年轻的心。上班时谁要是敢欺负她,他会挺身而出打抱不平;下班后,他常请她看电影。一年后,他带她回了趟安徽老家,他的家里几乎徒有四壁。蕙哭着扑在他怀里说:“我们一起努力吧。”那时,她在四川老家已有一桩从小订下的亲事,家人电话一个接着一个地来催她回家完婚,可她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了。急得母亲千里迢迢追赶来,企图把她押解回家。可川妹子性子辣,认准了的事死不回头。为断绝母亲的念头,她干脆宣称,自己身上已有了刘林的骨肉。母亲无奈只好打道回府。临走前母亲泪流满面:“孩子,你就是这命啊!”
  起初他们非常恩爱,他也很勤奋。两人东凑西借,盘下了一家小饭店。他掌勺,她招呼客人收收账,虽说起早贪黑苦了点,但每天都略有盈余,两人心里暖暖的,他们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尤其是她,总想着将来有了钱,风风光光地和夫婿一起衣锦还乡。孩子出生后,蕙为照料宝宝,把店里的事都交给了丈夫。开始刘林还很勤勉,可近来他拿回家的钱越来越少,甚至连存折上那点积余也消耗掉了。起初刘林搪塞说生意不好,欠账难收,蕙也就信了;终于有一天,她发现他在外面打麻将,输了很多钱。蕙哭着对他说:“你是我们娘俩的依靠啊,这样下去我们娘俩怎么办?”刘林发誓今后再也不赌了,可没过几天又坐上了牌桌。她和他吵、和他闹,最后他索性连家也不回,明目张胆地带着一帮人在店里赌。吵得多了,闹得多了,蕙的心冷了,冷到不想再看见他。今天要不是房东逼得紧,她根本不会找他。
  听完蕙的哭诉,大姐抹起了眼泪,她抓住蕙的手说:“我家西房正空着,你搬过来吧,我不收你房钱。”两人说话间,大姐拄着双拐的丈夫默默地钻进东房里,拿出来一千块钱来,对蕙说:“你先拿去付那边的房租。”
  “哪要这么多。”蕙挺难为情。大姐家也过得挺不容易,丈夫阿城原先在某建筑公司上班,在一次工伤事故中不幸摔坏了腿子,至今一直拄着双拐。大姐也曾是某织布厂的挡车工,去年两个单位都倒闭了,现在阿城在修皮鞋,大姐在炸油条。
  见蕙还愣着,大姐拍着她的手背说:“余下的钱拿去摆个地摊,现在天冷,棉拖鞋好卖。”
   地摊设在通向大姐家巷口的路边,来来往往的人很多,生意很红火,并且摊子越摆越大,品种越卖越多。见蕙这么厚道、灵活,大姐十分高兴,第二年春天她又拿出八块钱来,支持蕙到自由市场租个摊头。当蕙一个人忙不过来的时候,大姐还帮着照顾孩子,甚至会端来热乎乎的饭菜。时间一长,蕙脸上有了红晕,孩子也白胖了许多。
  不知不觉蕙住在大姐家的第二个春节要到了。一天下午摊头上不太忙,大姐过来说:“去给娃儿买身新衣服过年吧。”蕙犹豫起来,她只想再积攒点钱为大姐家添付新床,两年来她从没有郑重地答谢过这家人。大姐似乎猜出了蕙的心事,拉住蕙就往外走:“别磨磨蹭蹭的,我买给娃儿又不是买给你。”听说去买新衣服,蕙的女儿萍萍乐得甩开妈妈的手,抢在前面蹦蹦跳跳。当她们横穿马路时,一辆摩托车朝萍萍飞驰而来,萍萍吓得呆住了,大姐一个箭步冲上去把孩子推出,自己却被摩托车撞倒了。大姐躺在地上血流满面,任凭蕙怎么哭喊都没能睁开眼睛,就这样丢下了蕙母女俩,丢下了阿城,还有一个才上二年级的小男孩……
  没有了大姐,两家春节过得冷冰冰的。蕙的心里别提多难受了:不是大姐就没有她的今天;正是为了她,大姐才撒手人寰。往后该怎么办呢?孤男寡女的,该离开了;可阿城没了大姐,比以前更少言语了,春节后他依然摆弄他的鞋摊,但顾及摊头就料理不好孩子。这时候离去,不是忘恩负义么?她决定留下来,并时常去学校接送阿城的孩子,时常把阿城家的床单衣服抢过来洗,时常往阿城的鞋摊上送饭送茶水。街坊邻居们见多了,就在蕙的背后指指点点、嘀嘀咕咕。那些怪怪的眼神使蕙如芒刺背,夜晚把孩子哄睡着了,她禁不住把脸埋在枕里呜呜地哭,那赌鬼若是学好,何至于落到这地步!唉,也不知他现在过得怎样了。这样想着便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梦里刘林四处在找她母女俩,找到了便痛哭涕零地求她原谅……
  这梦还真灵验,第二天刘林果真找上门来。可他气势汹汹毫无忏悔之意,不知从哪儿听到闲言琐语,扯大了嗓门说蕙给他“戴绿帽子”,引来一大群人看热闹。在众人的冷眼中蕙无言以对,想不到两年不见,丈夫还是这么不尽人情,并扬言要带走女儿、杀了她和阿城。吓得女儿萍萍直往后退,紧紧地搂住妈妈的腿子,“哇哇”直哭。在众人的冷眼中蕙一语不发,既不为自己辩解,也不与丈夫争吵。只为丈夫的蛮横和夫知寒心,对他的最后一点情义也在他的咆哮中被击得粉碎。
  刘林走后,蕙把自己关在屋里一天没有吃东西,从前的日子是彻底回不去了,她想。晚上阿城轻轻地叩响她的门,说:“这些日子连累你了,他若要你,你回到他身边吧。”
  蕙沉默,许久,突然抬起头来:,“不,我不走,永远不走!”她已下定决心,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第二天,蕙毅然向法庭提出离婚申请,就像当年她毅然跟刘林走到一起一样。这倒出乎刘林的意料,赌运不佳的他当然不愿意变成光棍一条,他思前想后,认定拿饭店当砝码能镇住蕙离婚的念头。哪知蕙辣性子不改,执意在他拟定的条件苛刻的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但坚决留住了孩子。
  离开了自己曾经苦心经营的饭店,离开了曾经痴心爱着的丈夫,蕙在人们的嗤笑声中扬起头,领着萍萍,带着自己的衣物搬到了阿城的屋里,并很响地放了十几串鞭炮……
   

                     注:该文原名《情变》,发表于2003年第七期《鹃花》

[作者:高弦]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侧边栏——资讯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社区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生活 内容页侧边栏_商业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大丰之声提意见
关于大丰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江苏众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37843号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