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更多
广告

专偷你的身份证

2006-03-06 00:00:00 作者:邹进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旮旯村的老汉王海最近倒霉透了,他在三个月内连续被小偷“光顾”了两次,你说这个小偷怪不怪,一不拿钱,二不盗财,每次总是只偷他的身份证。
    事情是这样的,三个月前,王海准备出差到省城,谁料刚到车站不久,包裹不知什么时候被小偷划了一个洞,他一检查,其余什么也没有少,就是没了一张身份证,当时王海也没当回事,还暗自庆幸小偷的运气差,但后来一想麻烦了,没了身份证,到了省城吃饭住宿可不方便了,无奈之下,他只好取消了去省城的计划,到派出所补办身份证。昨天早上,王海收拾停当又准备去省城,在等车的时候,口袋不知什么时候又被划破了,嘿,这次还是单单没了身份证,这下王海不明白了,有听说收藏邮票、粮票什么的,就没听说过收藏身份证的,他越想越不对劲,感到里面一定有问题,所以一大早特地跑到派出所报了案。
    干警鲁贺听了王海的叙述,不由得暗思:是呀,一回是巧事,两回就有点名堂了,这里面可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感到事态比较严重,立即向所长作了汇报。所长到底是所长,临危不乱,果断地命令鲁贺:你赶快帮王海办理一张身份证,随后暗暗地盯着他,有了前两次的经历,还会有第三次,只要小偷一露面,就把对方抓起来。
    于是,鲁贺通知王海回家静侯消息,二十天后来取身份证,案子要慢慢调查。 
    王海走后,鲁贺立即对此事展开了周密的调查,结果发现王海原来是乡镇一家文具厂的工会主席,由于经营不善,文具厂倒闭了,他本人也逼迫下岗。王海平时为人友善,从没有与人红过脸,既然没有仇人,那么是谁与他作对呢?鲁贺百思不得其解。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案情仍然没有丝毫进展,就在鲁贺一筹莫展之际,一个意外的信息让他发现了“新大陆”。原来王海在职期间,曾经与厂里的有过“二进宫”历史的胡达有过一段过节:当时,胡达从监狱出来,无事可干,整日游手好闲,王海与他是邻居,便热心是把对方介绍到自己的厂里上班。后来有一次,胡达故伎重演,晚上加班在仓库里顺手牵羊时被王海逮了个正着,王海当场把胡达训斥得狗血喷头,胡达恼羞成怒,立马头也不回地回家不干了。胡达辞职不久,就在县城开了一家餐馆,生意火红得很。就连厂里的许多招待也到那儿去,但王海却是一次也没去过,他不是记仇,而是生性正直,不愿与厂里的头头们花工人们的血汗钱大吃大喝,有时,王海甚至在公然场合批评领导们的奢侈作风,弄得领导们尴尬非常,这样一来,自然多多少少地影响了胡达的生意。
    鲁贺心想:胡达记恨王海的“多管闲事”,令他在厂里失去了立足之地,后来又不断地坏了他餐馆的生意,试想,谁碰上了这样的事不恼火呢?但胡达为什么只偷王海的身份证呢?这一定是恶作剧!鲁贺越想越觉得正确,他立即对胡达的前科作了调查,结果更加令他坚定了自己的立场:原来胡达以前是一名惯偷,他的偷艺很出色,总是作案多起才被警方抓获,怪不得王海两次均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对方轻易得手。鲁贺沉思良久,一个两全其美的计划在他的脑海中形成了…… 
    这天,鲁贺约了两个朋友来到胡达的餐馆喝酒,席间,鲁贺故意醉醺醺地讲了王海的奇怪经历,朋友们也禁不住啧啧称奇。在讲话的期间,鲁贺留心观察了胡达的表情,他发现对方神态紧张,尤其是听到王海再一次办理了身份证,准备明天到省城时,脸色很不自然,甚至显出些许焦急不安的样子。鲁贺看到这儿,心里明白了一大半,他猎鹰一般的眼睛从来没走过眼:胡达一定有问题!
    鲁贺回到派出所,心里轻松了好多,他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就像一个猎人看准了猎物,总归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第二天早上,路上的行人很多,鲁贺在派出所的大门口把身份证交给了王海,对方称立即要动身前往省城。鲁贺一听,心中暗喜,看来一切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临别前,鲁贺大声叮嘱:“王大爷,路上注意安全啊,现在小偷猖獗得很呢。”王海嘴一咧,笑道:“我这回把身份证放在裤头里,看那个该死的毛贼怎么偷?!”
    鲁贺眼角的余光在行人中扫了一遍,一个熟悉的背影正从王海的身边悄悄走开,鲁贺的嘴角处泛起了一丝冷笑:狐狸终于露出尾巴了!
    鲁贺飞快地转身到办公室换了一身便装,接着匆匆忙忙地尾随着王海。街上的行人摩肩接踵,王海大步流星地奔向车站,鲁贺忽然发现先前那个熟悉的背影出现在眼前,他一看就知道是胡达,这家伙正紧紧地跟随着王海,样子显得很神秘。
    王海显然不知道危机就在身边,他看到前方不远处就是车站,心情非常激动,这次终于能去省城了,前两次如果不是那个该死的小偷,自己早就坐在省纪委的办公室汇报情况了,这次不能在失误了,事关重大,马虎不得,厂里几百名工人的血汗钱正等着他去讨个说法呢。
    车站的人流如潮,王海在人群中像一条游鱼钻来钻去,突然,一个小孩子不小心磕绊了一下,摔倒在他的身边。王海赶紧蹲下身去搀扶小孩子,然而,就在他蹲身的一刹那,只觉得屁股一凉,王海忙回过头一看,却见裤子已被划破了一道缝,他伸手一摸,心叫不妙:完了,身份证又不见了!
    就在王海准备骂娘的时候,他的一双眼珠转不动了,只见一只闪着寒光的手铐正闪电般地铐在一个大汉的手腕上,而站在大汉身边的却是不久前刚刚分别的鲁贺。王海定睛一看,大吃一惊,眼前这个大汉竟是自己的邻居胡达,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气愤地责问:“胡达,你……你竟然做……做出这种事……”
    胡达惭愧地垂下了头,一言不发。
    派出所里,胡达很不自然地从口袋里掏出三张身份证,说:“王主席,你的身份证全在这儿,原谅我吧,我这样做全是为了你好啊!”
    鲁贺怒喝道:“胡达,不得狡辩,你三番五次地偷王海的身份证,到底是何居心?”
    王海突然动情地说:“鲁警官,胡达虽然因偷窃犯过罪,但我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他本性不坏,以前因为他的母亲身染重病,无钱医治才走上了邪道,让他说吧,其中一定另有隐情。”
    胡达听了王海的一席话,感动得泪流满面:“王主席啊,还是您了解我啊,你千万不能去省城,厂里的那些领导两个月前曾在我的餐馆吃饭时发狠说只要你敢到省城上访,他们就在路上找人把你给‘那个’了,我了解那些畜牲,什么缺德的事儿都敢干,我知道你生性秉直,不畏强暴,劝说对你只是徒劳,为了你的生命安全,无奈之下,我只好采取了这种卑鄙的手段阻止你上访,你可要原谅我啊!”
    王海走上前去,一把抓住胡达的手,说:“邪不胜正!人是为良心而活的,怕什么,我一定要去省城上访,让那些不法分子伏法。”
    胡达重重地点点头,忽然从裤袋里掏出一只微型磁带,说:“这是那帮畜牲吃饭时说的话被我偷录的,我和你一起带到省城去吧。”
    王海与胡达四只大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忽然,两人感到手上的分量加重了,只见又多了一双有力的大手,鲁贺正微笑地看着他们,三人的目光汇聚在一起,坚定不移地盯着前方……

[作者:邹进]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侧边栏——资讯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社区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生活 内容页侧边栏_商业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大丰之声提意见
关于大丰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江苏众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37843号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