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更多
广告

拆“高压线”的老人

2017-05-25 14:45:02 作者:晓舟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核心提示:四十年前的那天中午,阿山突然被公安员唤进公社招待所。他涉嫌触“高压线”,县公安局来的人,当场宣布对他进行隔离审查。在大隆人民公社这个小地方,阿山算个人物……

\

  故事发生在四十年前。

  那天中午,阿山突然被公安员唤进公社招待所。进去之后他才知道,自己涉嫌触“高压线”,县公安局来的人当场宣布对他进行隔离审查。

  在大隆公社,阿山算个人物,年仅二十四岁就当上了某社办企业“一把手”。不过,像他这类根红苗正的青年,在那“老中青三结合”年代,这个职务不算高,被“结合”进公社或县里领导班子的大有人在。阿山他爹是个公社生产委员,论参加革命时间,当地干部没人比他早。可陈老从不拉关系,他若摆资格找门子,能说会写的阿山当个公社革委会副主任不在话下。

  参加红卫组织是那个年代的时尚,年轻人谁说没参加过,那是骗人的鬼话。组织多了就分不同派系,阿山被审查,是因另一派“组织”里有人检举他“破坏上山下乡革命运动”,说白了就是说他与女知青有染。女知青当时属碰不得的“高压线”,一旦确认,必判刑坐牢。

  陈老了解他儿子阿山,爱看书学习,处事稳重,况且刚新婚不久,劲有处使,不会胡来。纵然他与个别爱好读书的女知青有些接触,应该不会也不敢有实质性的越轨行为。

  “老头子,阿山关在公社,你还闷在家里做甚呢?人家搞派性把他往牢里整,你不去找人想办法救,还像拜拜(爸爸)吗!”夫人天天责骂。陈老想想也是,革命几十年,从没倚老卖老要求过组织关心,如今与儿子命运悠关的事若不管,以后这家里怕是呆不下去了。想到这儿,他便像当年出发打游击一样,把被子衣服打成包裹,抓了两只鹅,背起行囊就走。

  陈老认为,阿山这事多半是派性作祟捕风捉影整人,说不定还是给他颜色看。男欢女爱之事即便有,与破坏革命运动也扯不上关系。他决定去找当年的战友小刘。

 

[作者:晓舟]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侧边栏——资讯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社区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生活 内容页侧边栏_商业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大丰之声提意见
关于大丰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江苏众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37843号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