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更多
广告

铁汉有泪

2006-03-16 00:00:00 作者:邹进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暴雨如注,狂风大作,三月江南的水乡一改往日的温柔恬静,孤零零的小木桥上伫立着一位身型削瘦、年约六旬的老汉,他就是令江湖黑道人物闻风丧胆的天下第一名捕“旋风铁鹰”易惊风。
    易惊风此刻的心情异常平静,眼前的狂风暴雨怎么也冲刷不去浓浓的杀机。忽然,一声炸雷在半空中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小木桥似乎不堪承受这突如其来的一击,在风雨中剧烈地摇晃不停。就在此刻,一面鲜红色的小令旗犹如利箭一般带着“呼啦啦”的风声不偏不倚地插入他脚前的一根木头上,只见小令旗迎风展开,上面赫然印有一条青蛇。
    易惊风冷笑道:“好一个青蛇令旗,今天终于重睹帮主程天霸的风采了,想不到老夫在辞官回家颐养天年之际仍有江湖朋友来访,真是三生有幸啊!”
    话音刚落,只见桥下穿出一叶小舟,奇怪的是小小的舟子上笔直的站立着七个身型魁梧的大汉,其中有六人统一黑布蒙面,真不知那小舟是如何承载的。忽然,那七个大汉“嗖嗖嗖”地飞身上桥,把易惊风团团围住。
    易惊风面带微笑地看着对方,呵呵笑道:“程帮主竟然把‘阴冥六剑’也请来了,如此抬举老夫,真让人受宠若惊呀。”
    这“阴冥六剑”可不能小瞧,他们乃江湖上最出名的杀手组织,如今已涉足江湖多年,其出手阴险狠辣,不知多少英雄豪杰命丧其手。人们只知道他们是由六个武艺超群的蒙面剑手组成,谁也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一位面有刀疤的大汉冷声道:“我程天霸哪里敢小瞧天下第一名捕,你这么大的年纪了,也该去阴朝地府报道了,干脆让我来送送你吧。”
    易惊风默然仰天,长叹一声:“唉,十二年了,也该作个了断了,程帮主,出招吧!”
    程天霸的目光射出强烈的仇恨,只听“呛”的一声,青蛇剑在雨水中泛出冷冷的光芒。他朗声道:“今天我与易惊风单独解决十二年前的私人恩怨,旁人不可插手。”
    “阴冥六剑”齐声问:“程帮主,你报仇怎能扔下我们呢?”
    程天霸的嘴角泛起一丝不屑:“十二年来,本人一直苦苦练剑,就是为了等待今天,我自信可以在一百招内割下这个老匹夫的人头,烦请六位替我作证。”
    易惊风缓缓地拔出“旋风剑”,高举朝天,静候对方进招。
    暴雨愈下愈猛,狂风愈来愈烈,两人四目相对,寻找着对方的破隙。同时,他们的思绪又不约而同地回到了十二年前的那一幕……
    十二年前,程天霸有一次在京城游玩时,突然看到前面围了一大群人,他好奇地走过去一看,见是一个肥头大耳的恶少在调戏一个年约十七八岁的良家少女。豪侠仗义的程天霸大怒,他走上前去怒责恶少,恶少见有人敢多管闲事,勃然大怒,命令手下打手一拥而上,围攻程天霸。程天霸忍无可忍,失手杀死了恶少,想不到的是那个恶少竟是当朝宰相的儿子。
宰相闻讯大怒,气得七窍生烟,立即命令天下第一名捕易惊风火速捉拿元凶归案。易惊风通过仔细排查,终于在一个狂风暴雨的黄昏把程天霸截住了。当时,程天霸很不服气,认为自己是见义勇为,恶少为害百姓,死有余辜。易惊风耐心解释程天霸不该杀人,既然杀了人就应该承担责任,并且再三保证说他一定会尽力向官府澄清事实,以减轻对方的罪行。
    程天霸哪里肯信,遂与易惊风进行了一场恶斗,然而,当年程天霸如何是易惊风的对手,过手不到十招,便被对方拿下,并且脸上还被划下一道一指长的伤疤。
    易惊风果然说话算数,他把情况如实向官府作了禀报,恳请官府视实际情况进行判刑。但官府哪里敢得罪当朝宰相,立即把程天霸打进天牢,准备问斩。
    程天霸的妻子闻讯后,立即赶到狱中,哭天喊地欲自寻短见,程天霸恼恨地破口大骂易惊风是朝廷走狗,为虎作仗,害得他家破人亡,今后若有机会逃脱,一定会寻他报仇雪恨。
易惊风听罢,心情十分沉痛,他为了搭救程天霸的性命,不惜四处奔波,呼吁官府秉公执法,斟情处理该案。然而,官府哪里把一个小小的捕头放在眼里,对他的话置之不理,甚至威逼他不要插手此事,否则必遭灭顶之灾。后来,易惊风果然被一伙蒙面杀手袭击,多亏他武艺高强,才全身而退,保住性命。
    就在程天霸被斩的前一天晚上,一件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程天霸的妻子被人杀害了。易惊风在现场发现其身上毫无伤痕,最后终于在她的耳际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红点,他当时很震惊,这种杀人之法只有江湖上的‘冷血杀手’公孙虎才能做到,那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又怎么会与一个成名的杀手扯到一起呢?这其中必定有名堂!
    易惊风不敢怠慢,赶紧赶到天牢里把情况告诉了程天霸。程天霸一听,立即晕倒在地,醒来后他在牢狱里拼命冲撞,要与易惊风拼命。易惊风见无法劝慰,只得心情沉重地离开了牢狱。
    也许程天霸命不该绝,当天深夜,牢狱里莫名其妙地起了一场大火,程天霸乘乱逃脱了士兵们的看守,一去无踪影,就这样,事情一晃就是十二年……
    易惊风花白的胡须在狂风暴雨中飘然起舞,他冷静地看着对方,这样的场合他经历得太多了,几十年的捕头生涯,他几乎每天都在刀光剑影中度过。然而,今天,易惊风感到有一种无名的压力,这压力来自程天霸强大的杀气,从杀气中他知道对方的武功已不可与当年同日而语了,甚至超过了自己。
    程天霸猛然大喝一声,青蛇剑如流星一般刺向了对方。易惊风沉着应战,两人你来我往地狠斗在一起,一时间,只见一个“青蛇剑”如银蛇出洞,一个“旋风剑”似矫龙翻腾,雨水被剑气激起阵阵雨雾,迷幻而凄美。
    “阴冥六剑”看得震惊不已,这种场面真的的千载难逢,如此激烈壮观的激战的确令人荡气回肠,热血沸腾,叹为观止。
    也许是年龄较大的缘故,易惊风渐感不支,而程天霸愈战愈勇,剑式如滔滔江水,层出不穷。程天霸得意地大笑道:“易惊风,你的成名绝招‘旋风铁鹰’怎么还不施展出来,再不出招就来不及啦!”
    易惊风苦笑道:“程帮主,老夫年老体弱,再也发挥不出来那威猛的招式了,想不到你的武艺进展如此之快,你尽管进招吧,今生能有如此过瘾的一战,老夫死而无憾。”
    程天霸不再说话,一招紧似一招,逼得对方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突然,只听见“当啷”一声,易惊风的旋风剑飞上了半空,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稳稳地倒插在方才那面青蛇令旗旁,“嗡嗡”地发出一阵龙吟。
    易惊风面带微笑地看着程天霸,丝毫没有一点慌张与惊恐,而此刻,程天霸的剑尖正低住他的咽喉,一丝殷红的鲜血慢慢地溢了出来,很快就被猛烈的暴雨冲去了。
    程天霸冷冷地说:“易惊风,你害得我家破人亡,还有什么好说的?”
    易惊风淡然笑道:“动手吧,你忍辱负重十二年,不就是等待今天吗?我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怪自己学艺不精。”
    “阴冥六剑”齐声叫喊:“程帮主,杀了这个朝廷的老走狗,为夫人报仇!”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程天霸忽然回剑归鞘,仰天长叹:“我程某人岂是不分青红皂白的杀人狂魔,易惊风虽为朝廷效力,但他并没有滥杀无辜,捉拿的均是江湖败类,实在是令人可亲可敬!”
    易惊风讶然问道:“程帮主饶我一条性命,难道不想为夫人报仇了吗?”
    程天霸拍拍易惊风的肩膀,说:“不是我饶你性命,而是你救了自己的性命,这么多年来,我早已想通了,当初你为我四处奔波,还遭不明之人暗杀,尤其是我的妻子被害,你深夜赶到牢狱中及时相告,这说明你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人,算了,咱们的恩怨从此以后一笔勾销,你走吧。”
    易惊风忽然感到眼中有一种热乎乎的东西流淌出来,他赶紧转过脸去,任凭雨水冲刷着脸庞,都说杀手无情,果真如此吗?
    突然,就在他感动的刹那,程天霸一声惨叫传了过来,他猛然疾退数丈,躲避开对方的进攻,只见“阴冥六剑”正攻向程天霸与自己,程天霸的左臂已被宝剑削飞,鲜血漫天纷飞,染红了一方雨雾。
    易惊风惊怒不已,“旋风剑”不知何时已闪现手中,狂风一般地击退六人,他飞快地站在程天霸的身边,怒问:“‘阴冥六剑’,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阴冥六剑”紧紧围住易惊风两人,其中一个大汉冷笑道:“你们两个今天都得死,程天霸,实话告诉你,自从你逃出牢狱,宰相大人一直派我们四处查访,最后终于得知你就是青龙帮的帮主,并且还查出那天晚上那一场大火就是易惊风所为。我们原想直截了当地杀了你,可宰相大人神机妙算,知道你一定会寻找易惊风报仇,便叫我们设法混到青龙帮,取得你的信任,然后寻机将你们一网打尽。本来我们不需如此费力,谁料你竟然不杀易惊风,如此我们只得亲自动手了。”
    程天霸震惊地看着易惊风,易惊风坚定地点了点头,表示对方说的完全正确。程天霸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心里好一阵温暖,继而,他怒目而视“阴冥六剑”:“你们这些走狗到底是谁?”
    方才说话的那个大汉得意忘形地笑道:“你不需要知道他们的名字,不过,在你临死之前我不妨如实相告,我就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冷血杀手’公孙虎,你的夫人就是我杀的,因为她竟敢不自量力地想到皇上那儿告御状。”
    程天霸一听,怒不可遏地挥剑猛攻公孙虎,独臂的他依然不失威力,剑气激荡,杀机浓烈。公孙虎不敢迎其锐锋,飞退开来,招呼众人围杀过来。
    “阴冥六剑”岂是等闲之辈,个个均是江湖上顶尖高手,这六人长期合作,练成威力无比的剑阵,可以说在江湖上已无人能敌了。程天霸武功虽高,但毕竟身负重任,哪里是其对手,不一会儿,身上又增添了多处伤口。
    站在一旁的易惊风猛然大吼一声:“住手,程兄请退下,让老夫来领教‘阴冥六剑’的高招!”话音刚落,整个人影像一只老鹰一样夹带着风雷之声猛扑过来,众人也没看清他如何出手,程天霸已被易惊风点了止血穴,稳稳地平推到五丈开外的小木桥尽头端坐于地上。与此同时,他手中的“旋风剑”舞起一片雨花,那猛烈的雨点宛如流星一般疾射“阴冥六剑”。
    “阴冥六剑”大惊失色,齐声尖叫:“不好,易惊风施展成名绝招‘旋风铁鹰’啦,快逃!”
    “阴冥六剑”疾退,快得像闪电,然而,易惊风的“旋风剑”更快,只见狂风暴雨中惊现一道青光,猛烈的风雨刹那间仿佛凝固了一般,六人像是受了风雨的影响,木桩一样地钉在小木桥上,一动不动。
    公孙虎震惊地望着易惊风,脸上布满了不信,他不甘地问:“你刚才不是说年老体弱,再也发挥不了‘旋风铁鹰’的威力了吗?”
    小木桥尽头的程天霸也张大着嘴半天没合拢:易惊风先前还败在我的手下,怎么突然间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照他现在的身手,我十个程天霸也不是他的对手呀,难道他刚才是让我的?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易惊风不屑地仰天背剑,平静地说:“公孙虎,当年我在察看程天霸夫人的伤口时,发现其耳际下面有一个小小的红点,就知道是你所为,那时我想捉拿你归案,但考虑到你作为一个名震江湖的杀手冒着被江湖人耻笑的代价去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偏偏又在程天霸开斩的前一天晚上,其中必定有文章,肯定与宰相有关。后来,有一天晚上,我被一群身份不明的蒙面人追杀,以我的身手,杀光他们毫不费力,但我忍住了,假装不敌,落荒而逃,这更加坚定了我的判断。”
    公孙虎惨然又问:“那你为什么不早日捉拿我们呢?”
    易惊风淡然回答:“当时捉住你们又能怎样?证据不足再加上宰相大人的从中做梗,你们还不是一样逍遥法外?明智之举就是麻痹你们,等待机会将你们一网打尽。我知道宰相大人不会放过我与程天霸,必然要指使你们继续加害于我们,所以就放长线钓大鱼,等了这么多年,然后假称年老体弱,告老还乡,静候你们的到来。现在,我杀了你们,等于断了宰相大人的左右臂,看他还怎么兴风作浪?”说完,他转过身去,大步地奔向桥头的程天霸。
    程天霸急得大叫:“易大侠,你怎么不趁机杀了他们这些混蛋?!”
    易惊风面带微笑,置之罔闻。
    程天霸又要喊叫时,忽然呆住了:只见钉立在小木桥上的“阴冥六剑”突然间身首异处,六注血光冲天而上,像烟花一般将漫天的雨水染得一片鲜红,迅速而夺目。
    易惊风扶起程天霸,说:“走,兄弟,咱们找个地方好好地痛饮几碗。”
    程天霸问:“你现在不回家休息啦?”
    易惊风笑道:“回什么家?我这辈子注定不得安宁,那些江湖败类还等着我去活动活动筋骨呢!你如果有兴趣的话,与我一起做个搭挡,咱们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好啊!”程天霸坚定地看着易惊风,四目相视,发现彼此的眼中均游离着一种晶莹的东西……

[作者:邹进]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侧边栏——资讯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社区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生活 内容页侧边栏_商业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大丰之声提意见
关于大丰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江苏众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37843号
©2010-2020